青松基金董占斌:从文娱消费到创新科技,从ToC到ToB
青松基金 · 2020-01-15 11:10:27 · 热度:加载中...
变革正当时

|| 本文转载自亿欧网,记者李腾,青松基金略有修改

随着由5G、AI、AR引领的技术浪潮再次袭来,董占斌和他的青松基金也正在经历从文娱消费到科技投资,从ToC到ToB的转变。

“5G+AI+AR的结合,将给未来带来巨大革命。这些技术相互搭载,可对教育、大众消费、工业信息化等多种场景产生强烈共振”。在展望未来的投资机会时,董占斌表达了对创新科技应用和ToB端机会的看好。

把握产业发展节奏,押注新兴技术和泛To B领域正当时

产业发展有一定的节奏性,互联网浪潮下,手游、O2O,团购相继火热,没有踩准节奏的企业在逐渐倒下。而青松基金却保持着自己的节奏,经过8年发展,目前青松基金管理着4期人民币基金,总值20亿人民币,在文化教育、大消费及创新科技及应用三大领域投资近170家公司。

时间回到2012年,董占斌与刘晓松、苏蔚共同成立青松基金。而2012年恰好是网络游戏历史上的重要节点。“随着智能手机出现,人们的时间开始零散化,游戏是一个填满零散时间的好东西。”董占斌注意到,市面上部分手游产品月流水有几百万,重仓游戏的大势已到。

2013年底,青松一期基金在游戏上的投资已超过20笔,但此时,董占斌决定放弃游戏。他说:“游戏行业正在走进红海,同行竞争已进入白热化,资源正加速向巨头聚拢,创业型公司的机会已然渺茫。”

彼时,在线教育也进入董占斌的视野,那是教育线上化的初春。以游戏打江山,青松基金在投资赛道上不断地开疆拓土。除教育外,2014-2016年间,青松二期基金还关注着消费领域。

到了2017年,青松的第三期基金已基本锁定在文化教育、大消费、创新科技及应用三个赛道。

2019年,资本寒冬投资收紧之际,单支规模3亿人民币的“青松智慧基金”仍然逆市募集完成,这是青松基金旗下首支科技主题基金。

在董占斌的投资生涯中,经历了游戏的巅峰期投出了啪啪三国、狼人杀等一系列明星游戏项目;在游戏低谷时期转战在线教育,注资掌门教育、洋葱学院等;在消费升级之际,他又陆续投出婚礼纪、小恒水饺等新消费项目;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,他聚焦创新科技及应用,投出了松鼠 AI、飞步科技等科技项目。

互联网在不断发展,各个行业的变化也在不断变化,然而青松基金从不拘泥于某一方向的投资,从过往的赛道变换中,能看出青松基金的两个转变,一是从文娱消费到创新科技;二是从ToC逐渐向ToB倾斜。

根据互联网发展趋势,青松基金的转变也显得更为合理,一方面,移动互联网流量触顶,用户增速从6.2%降至2.8%。另一方面,国内ToB的市场活力和增速变大,数字化转型、产业互联网等内部刚需风向使其成为新风口。

从外部环境看,所有产业都在由粗放型转向集约型,对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;而青松原本更关注的游戏、消费等泛TMT领域的投资机会确实也在锐减,但在国家政策支持下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技术大热,押注新兴技术和泛ToB领域正当时。

紧跟发展趋势,青松基金悄然投出科技版图

踩对了移动互联网的机遇,文化教育、消费成就了青松基金,而伴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成熟并且逐步走向与产业深度结合,新一轮以智能化为趋势的产业变革浪潮已然袭来。

随着AI、5G、VR等技术纷纷落地,互联网为加速产业升级带来了条件支撑,产业互联网将发起对供给侧的产业重构,新一轮的产业风口已然开始酝酿。

聚焦于在线教育领域,董占斌认为技术对其的改变是颠覆性的。“在线教育在未来主要看有没有新的创新技术出现,可能来源于技术方向,比如直播、AI 或者 5G、VR、AR 带来的机会。还有渠道变革带来的机会,像是微信生态带来的社群式学习的方式。” 董占斌说。

从宏观层面看,创新科技在中国的发展与应用已经具备了全面商业化的基础:第一,AI等技术积累了大量的数据;第二,积累了很多的人才;第三,拥有巨大的应用场景。

而站在投资人的角度,董占斌认为科技企业是否值得投资体现在三方面:一是市场规模要足够大;二是具有商业化能力,并且能够让用户持续消费;三是必有足够的技术门槛和创新能力,对科技企业而言,必须要在坚持核心竞争力的前提下,尝试进行多维度的创新。

伴随近几年的产业变革浪潮,青松悄然投出了一个科技版图,知名项目包括全球领先的移动VR技术及运营服务商Nibiru、结合人工智能技术解决师资不均困局的洋葱学院、专注于人工智能辅助医疗影像诊断的医准科技、AI量体服装订制公司MatchU码尚、利用医疗数据管理健康风险的麦歌算法、用AI解决新药研发困境的智药科技等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青松过往所投的项目中,无论是落脚教育、文化还是消费赛道,看似与技术无关,但其中有超过70%的项目的底层驱动力都是“数据和算法”。

科技赛道未来可期,不过,对于青松原本擅长的ToC领域,董占斌强调他们并不会因为加强技术投资而放弃。“文化消费、创新型应用等领域,我们依然会非常关注。”比如在年轻人的潮牌、潮玩、社交等赛道,董占斌认为依然存在大量机会。

为此,青松基金还启动了“青松四期基金”的募资,目标规模10亿人民币,将继续聚焦文化教育、大消费、创新科技及应用三大投资领域。该基金与智慧基金除了领域各有侧重之外,更重要的区别是它的轮次相对靠后,“最晚可以到B轮”,使青松基金实现从天使轮向早期VC的转变。

ToC市场遭遇价值瓶颈,押注ToB正当时

移动互联网进入后期,ToC市场开始疲软,随着人口红利逐步消退,资本开始转向寻找新猎场,钟摆再次回到ToB领域,而ToB投资增长的本质是创新科技能力和市场需求共同导致的“科技替代”,因此,布局科技再次体现出青松基金的前瞻性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有庞大的企业用户,尤其是中小企业占比企业总数量的90%以上,整体数量超过美国,且仍在持续增加。中小企业是SaaS模式和B2B平台的理想客户,企业多了,盘子大了,ToB市场自然也就火热了。

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以往以C端业务见长的消费互联网科技巨头BAT,也纷纷在B端重磅加码,乃至资本市场企业服务类话题热度直线飙升。

而2019资本寒冬出现后,巨头丝毫没有放缓投资节奏,反而是提前备好了粮草,准备随时B端开战。

对入局的互联网巨头来说,以往的互联网经验很难复用到ToB领域,与C端指数型增长不同,ToB市场很难在短时间内拿到高额回报,ToB的回报周期要远远大于C端的回报周期,而在如今的资本寒冬之下,C端的可用资源越来越少,更多的投资人回归理性,开始基于价值的长线投资,看人看商业模式,而非跟风口。董占斌说“优秀的创业项目,值得我们等一等,陪它跑一跑。”

而ToB投资无非有两点考验:专业判断和耐心,值得一提的是,得益于“万小时行研”,曾以2C投资知名的青松,目前在2B投资领域亦得心应手。而就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,青松基金投资项目中的ToB项目占比60%。

2020年,对于青松基金乃至投资机构来说,ToB都是一个主旋律,长线ToB投资也开始成为资本市场的香饽饽。ToC到ToB转移,还会推进企业对产品创新的重新思考,未来我们将看到的是,市场竞争中讲故事的企业少了,安静打磨服务的公司多了,科技作用于行业,进而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方式。

ToB无疑是一条更慢,更艰难的路,但无论是对于企业还是投资机构,前进路上从来没有捷径。

本文来源:青松基金